• 一个健康的身体,需要时时的保养注意,学习外国人科学的健康生活方式,营养补充疗法。看看美国人、日本人、英国人、法国人是怎么进行健康养生的。
  • 如果您觉得本站对您有帮助,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89养生网吧!
  • 人人知道一个人人都知道的常识性问答网站

能量饮料:是时候收紧监管了吗?

健康 89xy 2个月前 (11-25) 13次浏览

对能量饮料的担忧日益加剧,一些团体,尤其是美国和英国的团体,现在呼吁对它们进行更严格的监管,并提高公众对它们所含成分、潜在副作用和成瘾风险的认识。

虽然能量饮料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0世纪初,但它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开始流行,是年轻人寻求的增强性能的产品,他们希望延长体育活动的乐趣。

在美国,佳得乐可能是第一批这样生产的增强性能的饮料之一:它最初是由佛罗里达大学的一组研究人员在20世纪60年代生产的,以响应佳得乐足球教练的要求,他厌倦了他的球队在练习中的表现。第一个佳得乐解渴配方包括水、钠、糖、磷酸盐、柠檬汁和钾。

能量饮料:是时候收紧监管了吗?

在英国,Lucozade引起了人们的注意:这种饮料最初于1929年作为一种医院饮料推出,用于帮助康复。1938年,比彻姆(现为葛兰素史克公司)从其发明者W.W .亨特手中收购了Lucozade,以进入“健康饮料领域”,到20世纪80年代初,Lucozade被推广为一种“补充”损失能量的饮料。

然而,从那以后,公众对能量饮料的看法和消费似乎已经从饮食补充转向娱乐用途,有些人现在甚至可能说是娱乐滥用,后者可能是由于酒精能量饮料的到来而加剧的,最近九名17至19岁的美国学生住院治疗就说明了这种危险,据称是因为他们喝了太多的四洛科(Four Loko),这种酒精能量饮料俗称“罐装昏迷”或“液体可卡因”。

能量饮料是作为“能量增强剂”销售的“软饮料”(即非酒精饮料),但即使在这一定义下,也存在混淆,因为通常伴随这些饮料的销售并不停留在它们所含的糖(这是能量的来源),而是强调其他成分,如兴奋剂、维生素和草药提取物。

“能量饮料”一词的混乱现在已经升级到荒谬的程度,随着像冲动能源公司的极限品牌这样的产品的出现,这种产品被作为“无糖能量饮料”进行营销;一个更奇怪的矛盾术语是“零碳水化合物,零卡路里”能量饮料,用来描述“零冲动”:字面意思是一种不提供能量的能量饮料。

那么,如果能量饮料不一定能为我们提供能量,它们有什么吸引力呢?答案是,咖啡因。这就是人们担心的地方,因为过量的咖啡因,尤其是年轻人过早摄入过多的咖啡因,会导致一些不愉快和危险的症状。

以“艾米”的故事为例,她的第一篇也是她现在说的最后一篇,能量饮料的经历,最近被发布在监督组织“饮酒前思考”的网站上。

艾米讲述了她高中毕业的时候,被要求做毕业演讲。她花了几周时间准备演讲,因为她在大日子的前一天晚上睡不着,第二天早上她感到“昏昏沉沉”。

随着发表演讲的时刻越来越近,她觉得自己的大脑变得“完全分散”。于是她去自动售货机买了三罐能量饮料,全部喝完。当她走上讲台时,她说她觉得“很棒”,就像“我大脑里的一个灯泡亮了”。她记得和所有的同学打过招呼,但是……接下来她知道自己在医院醒来。

“很明显,我撞得很重,晕倒了,最后尿裤子了,”她写道。她补充说,她从来没有“这样生活过”,再也不能喝咖啡因了。她要求网站所有者“与你的社区分享我的故事”。

“艾米”的遭遇并不奇怪。经常喝茶和喝咖啡的成年人逐渐建立起一种耐受性,但对于年轻人来说,咖啡因中毒的风险要高得多,尤其是如果他们没有耐受性,并且喝得太多太快。

咖啡因是一种天然存在于许多植物的叶子和种子中的化合物。人造形式也被添加到食物中。在自然状态下,它尝起来很苦。

咖啡因刺激中枢神经系统,让我们感到警觉,给我们暂时的能量提升,改善情绪。它不储存在体内,但其效果可持续6小时。

它存在于巧克力、咖啡、茶和许多软饮料中。它也存在于止痛药和非处方药中。

咖啡因中毒是一种临床综合征,被权威机构接受,如精神障碍诊断和统计手册(DSM)和世界卫生组织的国际疾病分类(ICD)。他们说咖啡因中毒会导致紧张、焦虑、不安、起搏(精神运动激动)、失眠、胃部不适、颤抖、心跳加快,在极少数情况下,甚至死亡。

Share on Pinterest

2008年10月,100名科学家和医生变得非常担心,他们签署了一封给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的信,要求加强对能量饮料的监管,因为它们的高咖啡因含量使年轻的饮酒者面临被咖啡因陶醉的风险。

这封信是由巴尔的摩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的神经科学家罗兰·格里菲斯博士写的,他和他的同事们刚刚在《药物和酒精依赖》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文,呼吁对能量饮料进行清晰的标签,以显示它们所含的咖啡因量。

格里菲斯说,能量饮料中的咖啡因含量在“十倍范围”内变化:购买一罐咖啡因含量与14罐可口可乐相同的能量饮料是可能的,但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因为没有标签显示它含有多少咖啡因,也很少包括关于咖啡因中毒可能健康风险的警告。

他和他的同事回顾了在美国广泛销售的能量饮料中的咖啡因含量,发现咖啡因含量从一罐“呐喊”中的50毫克到另一罐“有线X505”中的505毫克不等。相比之下,一罐标准的12盎司可乐含有约35毫克咖啡因,一杯6盎司的冲泡咖啡含有80至150毫克咖啡因。

他们还指出,由于能量饮料在美国是作为“膳食补充剂”销售的,他们不必遵守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对软饮料中咖啡因含量的限制,12盎司一罐的咖啡因含量为71毫克,他们强调了存在的奇怪的不一致,即含有咖啡因的非处方药必须贴上警告标签,而能量饮料则没有。

格里菲思告诉媒体,自从能量饮料首次问世以来,它们的营销方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说,FDA应该要求制造商在他们的能量饮料罐上贴上警告标签,在罐上列出他们的咖啡因含量,并限制他们含有的兴奋剂的量。

同样在英国,人们越来越担心年轻人(包括学龄儿童)消耗的能量饮料的数量。

Share on Pinterest

英国药物教育在学校提供药物意识课程。他们的药物专家鲍勃·泰特(Bob Tait)在2008年9月《护理标准》杂志报道的一次护理会议上表示,他们越来越担心学童消费能量饮料的问题,他们说这导致他们在课堂上变得过度活跃和捣乱。

泰特说,喝太多能量饮料会导致咖啡因中毒,引起胸痛和头痛,并要求学校护士在学校里留意这些问题。

他说,当他去学校给孩子们演讲时,他问他们谁在喝像红牛一样的能量饮料,他们举起了手。他说有一个男孩一天喝八罐,“太多了”,他补充道。

一罐红牛能量饮料的咖啡因含量与一杯咖啡相当。

根据制造商的信息,红牛能量饮料是为“脑力和体力消耗增加的时期”开发的。他们说,他们的饮料提高了“表现、注意力和反应速度”,提高了“警惕性和情绪状态”,并“刺激了新陈代谢”。该公司的一名发言人告诉英国广播公司,当他们报道泰特的评论时,他们的能量饮料不是针对儿童的。

但是泰特称能量饮料是“时尚的”,他说部分问题是父母把饮料给了他们的孩子,但他也责怪店主。

还有一种担心是,年轻人会触犯“门槛”效应:对能量饮料上瘾可能会使他们更有可能转向风险更高的物质。例如,大麻被称为入门毒品,因为它与酒精和毒品的使用增加有关。

俄克拉荷马州立大学健康与人类表现助理教授、运动心理学顾问康拉德·伍尔西博士今年早些时候在一次会议上谈到了他对大学生的研究,该研究表明能量饮料可能是“下一个入门药物”。

他告诉今年3月在印第安纳波利斯举行的美国健康、体育、娱乐和舞蹈联盟(AAHPERD)会议的代表们,他和他的同事对700名学生进行的研究表明,能量饮料使用者“消耗的酒精量是那些只喝酒精的人的两倍多,饮酒习惯的风险也远高于那些只喝酒精的人”。他们还发现,能量饮料使用者更有可能做出危险的行为,比如喝酒、开车和使用安非他明。

伍尔西的研究专长包括大脑化学、成瘾和健康行为改变,他说能量饮料中的兴奋剂(例如瓜拉那、人参、育亨宾盐酸、吴茱萸碱、叶尔巴-马特、N-乙酰-L-酪氨酸等)对大脑的神经递质多巴胺、血清素和肾上腺素以及其他滥用药物有类似的影响,青少年更容易成瘾,因为他们大脑中的记忆和奖励中心发育不良。

他说,“酒精和能量饮料广告活动的目标人群很容易受到胁迫,更有可能成为他们产品的长期用户”,这是有道理的,作为一个例子,他描述了公司如何在体育赛事期间和“学术压力增加”时期向学生提供免费的能量饮料样本,然后一旦他们“上瘾”,利用他们产品的成瘾特性,开始收取高价(每罐2至4美元)。

伍尔西认为,如此积极的营销是北美能量饮料销售额从2002年的2亿美元飙升至2006年的35亿美元和2007年的47亿美元的原因。

在英国,食品标准局建议孕妇每天摄入不超过200毫克的咖啡因,根据她们自己的建议,大约是2杯速溶咖啡,大约1.4杯过滤咖啡,将近3杯茶,大约2.5罐“能量饮料”。

他们陈述了他们的原因,因为高水平的咖啡因会导致流产,并导致婴儿出生体重下降,这增加了他们出现健康问题的风险。

另一个新出现的问题是“酒精能量饮料”,它含有很高的酒精和咖啡因含量,出现在类似于非酒精能量饮料的罐子里。2009年11月,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致函近30家这类饮料的制造商,要求他们提供证据,证明他们的“含咖啡因的酒精饮料”产品是安全的,并写道,如果他们的信息不能提供足够的安全证据,他们将采取监管行动,包括没收产品。

自从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给制造商写信以来,还没有公开宣布他们做了什么,这促使一群参议员写信给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呼吁他们公布他们对酒精能量饮料可能的健康风险的调查结果。

根据酒精行业监管机构马林研究所(The Marin Institute)的一则新闻,参议员们还表示,酒精能量饮料似乎是面向未成年青少年销售的,其标签和容器与非酒精能量饮料非常相似,以至于误导了父母和执法人员。

上个月,有报道称,来自中央华盛顿大学(CWU)的九名学生在罗斯林参加了一场约有50人饮酒的派对后住院治疗,这凸显了酒精能量饮料的问题。

CWU警察局局长史蒂夫·里特雷瑟告诉媒体,他们的调查显示,每一个住院的学生都喝了四乐可,一种酒精能量饮料,含有12%的酒精加上相当于两杯浓咖啡的量。

因此,一罐23盎司的四罗科啤酒含有大约六瓶啤酒一样多的酒精和五杯普通咖啡一样多的咖啡因。

据《金融时报》报道,这九名学生,六女三男,年龄在17至19岁之间,都是没有经验的饮酒者。

美国公共卫生官员担心,像四洛科(Four Loko)这样的含咖啡因酒精饮料在大学生中越来越受欢迎,这增加了他们患心血管疾病的风险,也增加了他们的人身安全风险,因为咖啡因的刺激作用使他们认为自己没有真正喝醉。

华盛顿州和新墨西哥州现在已经提议立法禁止酒精能量饮料的销售。

对于担心的父母和其他人来说,他们希望随时了解我们的食物和饮料中含有什么,特别是如果它含有过量服用时可能有害的物质,要求在包装上显示内容信息似乎并不是不合理的。

那么我们都可以自己拿定主意,为自己的消费及其对健康的影响负责。

资料来源:《今日美国》,马林研究所,thinkdrink.org,sciencecases.org,MNT档案馆,英国广播公司新闻,金融时报,美国农业政策研究所摘要(2010年3月),《卫报》,维基百科,金融服务管理局。

注:本文于10年11月2日进行了修改,删除了一个未经证实的参考文献,该文献据报道是由美国前卫生局长大卫·萨彻对潜在的“门户”效应所做的评论,并插入了对康拉德·伍尔西研究的注释。

作者:凯瑟琳·帕多克,博士


89养生网,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能量饮料:是时候收紧监管了吗?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