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健康的身体,需要时时的保养注意,学习外国人科学的健康生活方式,营养补充疗法。看看美国人、日本人、英国人、法国人是怎么进行健康养生的。
  • 如果您觉得本站对您有帮助,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89养生网吧!
  • 人人知道一个人人都知道的常识性问答网站

抗生素耐药性:如何成为全球公共卫生威胁?

健康 89xy 1周前 (11-15) 7次浏览

“也许有一天,商店里的任何人都能买到青霉素。亚历山大·弗莱明在1945年的诺贝尔奖获奖感言中说:“还有一种危险,那就是无知的人可能会轻易地让自己的微生物暴露在非致命剂量的药物中,从而使它们产生耐药性,从而使自己处于劣势。”

抗生素耐药性:如何成为全球公共卫生威胁?

世界卫生组织最近的一份报告发现,用于对付肺炎克雷伯菌(肺炎等医院获得性感染的细菌)的碳青霉烯类抗生素耐药性已蔓延至全球各地。

正如大约70年前发现第一种抗生素的人所预测的那样,耐药性正在向我们袭来。

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2013年的一份报告显示,仅在美国,每年就有200多万人因抗生素耐药性感染而患病,23,000人死于此类感染。

今年4月,世界卫生组织(WHO)发表了他们关于这个问题的第一份全球报告,研究了来自114个国家的数据。

世卫组织重点确定了导致许多常见感染(包括肺炎、腹泻、尿路感染、淋病和败血症)的七种细菌的抗生素耐药率。

他们的发现令人担忧。该报告显示,在世界许多地方,对常见细菌的耐药性已经达到“令人担忧”的水平,一些地区已经无法治疗常见感染。

例如,他们发现对用于治疗肺炎克雷伯菌的碳青霉烯类抗生素的耐药性已经蔓延到全球各地。肺炎克雷伯菌是导致医院获得性感染(如肺炎和新生儿感染)的细菌。

世卫组织负责卫生安全的助理总干事福田敬二博士谈到该报告的发现时说:

“有效的抗生素一直是让我们活得更久、更健康并受益于现代医学的支柱之一。除非我们采取重大行动来加强预防感染的努力,并改变我们生产、开处方和使用抗生素的方式,否则世界将失去越来越多的这些全球公共卫生产品,其影响将是毁灭性的。”

在这个聚焦的专题中,我们看看自大约一个世纪前发现抗生素以来,是什么导致了抗生素耐药性,以及在全球范围内采取了什么措施来避免陷入世卫组织所描述的“后抗生素时代”。

抗生素的过度使用和不正确使用是产生耐药性的主要原因

抗生素是减缓或破坏细菌、真菌、寄生虫等微生物生长的药物。当这些微生物适应试图攻击它的药物并在其存在下继续繁殖时,就会产生抗生素耐药性。

自1928年发现第一种抗生素——青霉素以来,随后的抗生素发现进展迅速,尤其是从20世纪40年代到80年代。一些著名的发现包括1948年的头孢菌素(一种结构上与青霉素相关的抗生素)、1976年的碳青霉烯类和1980年的氟喹诺酮类(用于治疗尿路感染的抗生素)。

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抗菌药物耐药性办公室主任史蒂夫·索罗门博士对今日医学新闻说,尽管抗生素已经改变了现代医学,多年来挽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但抗生素的过度使用是导致抗生素耐药性的主要原因。

“在过去的70年里,细菌已经显示出对已经开发的每一种抗生素产生耐药性的能力。抗生素使用越多,细菌产生耐药性的速度就越快,”他说。

“在任何时候、任何环境下使用抗生素都会给细菌带来生物压力,从而促进耐药性的发展。

当需要抗生素来预防或治疗疾病时,应该经常使用。但研究表明,多达50%的情况下,抗生素是在不需要或被滥用的时候开出的(例如,给病人开错了剂量)。这种抗生素的不当使用不必要地促进了抗生素耐药性。”

世卫组织抗菌药物耐药性协调员查尔斯·佩恩博士告诉今日医学新闻
,抗生素的不正确使用也是耐药性背后的驱动力。

他说:“抗生素使用率如此之高的原因之一是,人们对细菌、病毒和其他病原体之间的差异以及抗生素的正确使用和价值知之甚少。”

“抗生素通常是为了无用的目的而开的。感冒、流感和腹泻等病毒感染开了太多的抗生素。不幸的是,这些公众误解经常被媒体和其他人所延续。例如,通过使用“细菌”和“虫子”等通用术语”

他指出,现代医疗对抗生素的依赖导致了耐药性。

他说:“如果我们不能使用抗生素来预防感染或治疗感染,手术(选择性的和来自创伤的)、癌症治疗(手术和免疫抑制治疗)、一般的重症监护、移植手术,甚至简单的伤口处理都将变得更加危险、更加困难。”

“同样,我们现在理所当然地认为许多感染是可以用抗生素治疗的,如扁桃体炎、淋病和细菌性肺炎。但其中一些现在变得无法治疗了。”

在生产食物的动物中,抗生素的过度和不正确使用也是耐药性的一个关键因素,因为耐药性细菌可以通过我们吃的食物传播给人类。

弗莱明的警告被忽略了吗?

我们现在正处于抗生素耐药性已经成为全球公共卫生的严重威胁的时刻。在今年早些时候的一份报告中,英国首席医疗官萨莉·戴维斯教授评论说:

“抗生素耐药性感染的激增对社会构成了巨大的威胁,以至于在20年后,我们可能会回到19世纪的恶劣环境中,在那里,日常操作导致的感染会杀死我们。”

但是抗生素耐药性的威胁并不新鲜。如前所述,弗莱明在大约70年前就警告过这个问题。根据所罗门博士的说法,这样的警告被忽视了,尤其是当抗生素的发展处于顶峰的时候。

“尽管发布了许多关于耐药性的警告,但处方医生对保持抗生素的有效性变得有些自满——新药似乎总是可用的,”他告诉我们。“然而,在过去30年里,发现新抗生素的渠道已经减少,现在已经枯竭。由于细菌已经进化到能够抵抗我们目前的药物,医生们现在看到的是几乎无法治愈的感染患者。”

然而,他指出,卫生保健提供者现在开始对开抗生素处方更加警惕。

“对这个问题的紧迫性有了更大的认识,这为谨慎管理现有抗生素提供了新的动力。处方医生现在正在注意弗莱明在诺贝尔奖获奖感言中发出的警告——明智地使用抗生素,否则将永远失去它们。”

佩恩博士不同意抗生素耐药性的警告被忽视的观点,他告诉我们,已经对这个问题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和监测。“这个问题现在变得更加严重,因为新抗生素的供应正在枯竭,”他补充说,“尽管一些人做出了努力,但很明显,全球抗生素的使用仍在快速增加。”

阻碍新抗生素开发的障碍

回顾过去30年,医学界取得了惊人的进步。尽管如此,新抗生素的研究和开发却出现了显著下降。

Share on Pinterest
There has been a significant decline in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of new antibiotics. Out of 89 new drugs approved by the FDA in 2002, none of them were antibiotics.

例如,美国传染病协会(IDSA)2004年的一份报告发现,与1983年至1987年间的批准相比,1998年至2002年间,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对新抗生素的批准下降了56%。此外,在2002年FDA批准的89种新药中,没有一种是抗生素。

因此,我们几十年来一直依赖相同的抗生素,这给了细菌更好的机会进化并对它们产生耐药性。此外,我们还遇到了一系列对目前可用抗生素具有耐药性的新感染,如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

问题是开发新的抗生素已经成为一个更加复杂、昂贵和漫长的过程。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医学助理教授、IDSA报告的作者布拉德·斯佩尔伯格博士在APUA谨慎使用抗生素联盟发布的一份时事通讯中称,在识别新抗生素方面,“悬而未决的果实已经摘下来了”。

“新抗生素的药物筛选往往会一次又一次地发现相同的先导化合物,”他说。“自磺胺类药物问世以来,美国已开发出100多种用于人体的抗菌剂。我们身边的每一代新人都为发现和培养下一代提高了标准。”

他声称经济因素干扰了新抗生素的开发。“最明显的是,抗生素是短期疗法,公司知道,出售一种你必须在余生每天服用的药物,他们会赚更多的钱,”他补充说:

“此外,感染有多种类型,对一种类型的批准只能让一家公司从整体市场中分得一杯羹。当抗高血压药物被批准时,它们不被批准用于治疗肺高血压或肾高血压。他们被批准治疗高血压。当抗真菌药物被批准时,它们被批准用于治疗“侵袭性曲霉病”或“侵袭性念珠菌病”。”

开发新抗生素是一个持续的过程

全球领导人一致认为,开发新的抗生素是解决耐药性问题的一种方法。今年早些时候,英国首相大卫·卡梅伦呼吁采取全球行动解决抗生素耐药性问题。在此之内,他宣布:

“我已经请经济学家吉姆·奥尼尔与一个专家小组合作,向我和其他世界领导人汇报我们如何加快新一代抗生素的研发。”

去年,美国卫生和公众服务部(HHS)宣布,它已与制药公司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结成联盟,以开发新药来对抗抗生素耐药性和生物恐怖主义。

HHS生物医学高级研究与发展局局长罗宾·罗宾逊博士说:“以组合方式作为战略合作伙伴,为发展新抗生素的强大渠道提供了一种新的方法,这种新抗生素增加了我国准备工作的差距以及抗生素耐药性不断演变的威胁。”。

然而,索罗门博士告诉今日医学新闻,开发新的抗生素需要一个持续的过程,以抑制耐药性:

“因为抗生素耐药性是细菌进化的自然过程的一部分,所以它可以被减缓,但不能完全停止。因此,总是需要新的抗生素来跟上耐药细菌的步伐,跟踪耐药性发展的新测试也是如此。”

在创造新抗生素方面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我们最近报道了日本研究人员的一项研究,他们说一种新的抗生素——S-649266——有可能治疗对目前可用抗生素有耐药性的革兰氏阴性病原体。

今年早些时候,英国东安格利亚大学的一项研究揭示了一种可以阻止细菌产生耐药性的技术。本研究的合著者董长江教授告诉我们:“这项研究为急需的新一代药物提供了平台。”

还能做些什么来对抗抗生素耐药性?

但是仅仅开发新的抗生素并不能解决耐药性问题。医生开抗生素和病人使用抗生素的方式需要有一个彻底的改变,因为这是耐药性的一个关键因素。

Share on Pinterest
“Drug-resistant infections can be prevented by immunization, infection prevention actions in health care settings, safe food preparation and handling and general handwashing,” said Dr. Solomon.

世卫组织建议患者仅在医生处方时使用抗生素。再者,患者即使感觉好点了也要吃全处方,千万不要和别人共用抗生素,也不要用剩的抗生素。

谈到卫生保健工作者,世卫组织表示,他们应该只在患者真正需要时才开抗生素,并应确保他们开的是正确的抗生素来治疗疾病。

解决抗生素耐药性的关键策略首先在于预防感染。所罗门博士告诉我们,“避免感染减少了必须使用的抗生素的数量,并降低了产生耐药性的可能性”。“抗药性感染可以通过免疫接种、卫生保健机构的感染预防措施、安全的食品制备和处理以及普通洗手来预防。”

疾控中心发起了一系列活动
(www . CDC . gov不再提供资源)

,以帮助教育卫生保健专业人员和公众预防感染和使用抗生素的最佳方法。

此外,本组织发起了一项名为”检测和预防抗生素耐药性”的倡议
(www . CDC . gov不再提供资源)[/ h/]
,其中列出了需要解决的四个核心行动:

  • 检测和跟踪抗生素耐药性模式
  • 应对抗生素耐药细菌的爆发
  • 防止感染的发生和耐药菌的传播
  • 发现新的抗生素和新的耐药细菌诊断测试。
  • 潘博士告诉今日医学新闻,今年,世卫组织的目标是制定一项全球行动计划来解决抗生素耐药性问题。

    “根据多年来的许多建议、倡议和提议,包括世卫组织、粮食及农业组织和世界动物卫生组织的建议、倡议和提议,本全球行动计划的目的是将这些结合起来,以便根据一套商定的可衡量目标和指标,实施一套连贯的多部门行动。

    所有国家、世卫组织和所有其他组织和利益攸关方承诺对照这些目标和指标报告进展情况,是确保可持续和有效行动的关键。”

    “我们已经就这个计划进行了广泛的咨询,”他继续说道,“包括一个基于网络的捐款呼吁,该呼吁引起了来自各国政府及其机构、行业、消费者团体和其他组织(包括动物健康和农业组织)的130多个响应。全球行动计划草案将于今年年底提交世卫组织执行委员会,并将在明年年初开放供进一步协商,然后将于2015年5月提交世界卫生大会。”

    抗生素耐药性是对公共健康的真正威胁,需要认真对待。似乎全球抗击这一威胁的努力正在进行,但许多卫生专家表示,这种努力需要尽快产生结果。

    正如斯佩尔伯格博士所说:

    “如果对治疗的抵制继续蔓延,我们相互关联的高科技世界可能会发现自己回到了医学的黑暗时代,在今天的神奇药物出现之前。”


    89养生网,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抗生素耐药性:如何成为全球公共卫生威胁?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