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健康的身体,需要时时的保养注意,学习外国人科学的健康生活方式,营养补充疗法。看看美国人、日本人、英国人、法国人是怎么进行健康养生的。
  • 如果您觉得本站对您有帮助,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89养生网吧!
  • 人人知道一个人人都知道的常识性问答网站

基因编辑的伦理

健康 89xy 2周前 (11-11) 15次浏览

如果你提出基因编辑的话题,争论肯定会变得激烈。但是,我们是否正在慢慢接受使用基因编辑来治疗遗传疾病,甚至创造“设计婴儿”的想法呢?

基因编辑的伦理

Pinterest上的分享
基因编辑会成为日常医学的一部分吗?

基因编辑是预防或治疗使人虚弱的遗传疾病的关键,给全世界数百万人带来了希望。然而,同样的技术可以打开设计我们未来孩子的道路,通过选择身高、眼睛颜色和智力等理想特征来增强他们的基因组。

虽然基因编辑已经在单个细胞的实验室实验和动物研究中使用了几十年,但2015年出现了第一份关于修饰人类胚胎的报告。

已发表的研究数量目前为8项,最新的研究调查了某个基因如何影响早期胚胎的发育,以及如何修复导致血液疾病的基因缺陷。

基因编辑在人类胚胎中是可能的,这一事实打开了伦理问题的潘多拉盒子。

那么,谁赞成基因编辑呢?遗传学家对这个问题有不同的看法吗?我们可能很快在主流医学中看到这项技术吗?

什么是基因编辑?

基因编辑是对活细胞中DNA序列的修饰。这在现实中意味着研究人员可以在细胞或生物中添加突变或替换基因。

虽然这个概念并不新鲜,但真正的突破是在5年前,当时几位科学家看到了一个名为CRISPR/Cas9的系统编辑人类基因组的潜力。

CRISPR/ Cas9使我们能够比以前的技术更精确地定位基因组中的特定位置。这个过程允许一个有缺陷的基因被替换成一个没有缺陷的拷贝,使得这项技术对那些寻求治愈遗传病的人有吸引力。

然而,这项技术并非万无一失。科学家们几十年来一直在修改基因,但总有取舍。我们还没有开发出一种百分之百有效的技术,不会在基因组的其他位置导致不需要的和不可控的突变。

在实验室实验中,这些所谓的偏离目标效应并不是世界末日。但是当涉及到人类的基因编辑时,这是一个主要的绊脚石。

在这里,围绕基因编辑的伦理辩论真正开始了。

当基因编辑在胚胎中使用时——或者更早,在基因突变携带者的精子或卵子上使用时——这被称为种系基因编辑。这里最大的问题是,它既影响接受治疗的个人,也影响他们未来的孩子。

这是一个潜在的游戏改变者,因为它意味着我们可能能够永久地改变整代人的基因构成。

谁赞成基因编辑?

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科学传播教授迪特拉姆·舍夫勒和他的同事调查了1600名公众对基因编辑的态度。结果显示,65%的受访者认为出于治疗目的,种系编辑是可以接受的。

说到增强,只有26%的人说可以接受,51%的人说不可以接受。有趣的是,态度与宗教信仰和个人的基因编辑知识水平有关。

“在那些报告宗教指导水平较低的人中,”舍夫勒教授解释说,“大多数人(75%)至少对治疗应用表示了一些支持,相当一部分人(45%)对增强应用表示了支持。”

他补充说,“相比之下,对于那些在日常生活中报告相对较高水平的宗教指导的人,相应的支持水平明显较低(50%表示支持治疗;28%的人表示支持增强功能。”

在对基因编辑过程有高水平技术理解的个人中,76%的人至少对治疗性基因编辑表示了一些支持,而41%的人表示支持增强。

但是普通大众的观点怎么和遗传学专业人士的观点一致呢?艾丽莎·阿姆斯比和遗传学教授凯利·奥蒙德——两人都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斯坦福大学——调查了全球10个遗传学协会的500名成员,以找出答案。

专业人士怎么看?

Armsby说,“有必要就基因组编辑进行持续的国际对话,但关于接受遗传学培训的人如何看待这项技术的数据很少。作为那些做研究并与病人和家属一起工作的人,他们是一个重要的利益相关者群体。”

这些结果昨天在佛罗里达州奥兰多举行的美国人类遗传学协会年会上公布。

总的来说,31.9%的受访者支持使用活胚胎进行种系编辑的研究。这种情绪在40岁以下的支持者、经验不足10年的人以及那些认为自己不太信教的人身上尤为明显。

调查结果还显示,77.8%的受访者支持将生殖系基因编辑用于治疗的假设。对于儿童或青少年时期出现的情况,73.5%的人赞成使用该技术,而78.2%的人表示,他们支持在疾病对儿童致命的情况下进行种系编辑。

关于利用基因编辑来增强的问题,只有8.6%的遗传学专业人士表示支持。

“就我个人而言,我最惊讶的是,”奥蒙德教授告诉今日医学新闻
,“我们的研究对象中有近[三分之一]支持开始生殖系基因组编辑的临床研究(做这项研究并尝试怀孕,但并不打算继续活产婴儿)。”

她补充说,这一发现与美国心理健康学会今年早些时候发布的政策声明形成鲜明对比。

专业组织呼吁谨慎

根据这份声明Ormand教授是主要作者之一——种系基因编辑提出了一系列需要考虑的伦理问题。

引入不需要的突变或DNA损伤的可能性是确定的风险,不需要的副作用目前无法预测或控制。

作者进一步解释说:

“优生学是指选择积极的特征(积极的优生学)和消除疾病或消极的特征(消极的优生学)。任何一种形式的优生学都令人担忧,因为它可能被用来强化偏见和我们社会中对正常的狭隘定义。”

他们补充道:“当有超越医学疾病治疗的‘增强’潜力时,情况尤其如此。”。

虽然产前检测已经允许父母在全球许多地方选择流产携带某些疾病特征的胎儿,但基因编辑可以创造一种期望,即父母应该积极为孩子选择最佳特征。

作者进一步推测这将如何影响整个社会。他们说,“不平等的获取途径和影响吸收的文化差异,可能会在特定地区、种族群体或社会经济地位的相对发病率上造成巨大差异。”

他们警告说:“遗传病,曾经是一个普遍的共同特征,现在却可能成为阶级、地理位置和文化的人工制品。”。

因此,ASHG得出结论,目前,进行会导致个体诞生的种系基因编辑是不道德的。但是对基因编辑技术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的研究,以及对基因编辑效果的研究,应该继续进行,只要这些研究符合当地的法律和政策。

在欧洲,一个专家小组对此做出了回应,他们敦促成立一个欧洲指导委员会,“评估基因组编辑的潜在好处和缺点”。

他们强调需要“积极主动地防止这项技术被那些持极端观点的人劫持,并避免用过度膨胀的承诺误导公众期望。”

但是,公众的看法真的与科学发现第一线的研究人员有如此大的不同吗?

携手捍卫未来

奥蒙德教授告诉MNT,“很多事情都是相似的——两组人都认为某些形式的基因编辑是可以接受的,他们似乎根据治疗的医疗条件和“增强”的治疗进行区分,也根据医疗的严重性进行区分。”

“我确实认为存在一些差距[……]”她继续说道,“但是很明显,知识和宗教信仰程度会影响公众的观点。我们需要教育专业人士和公众,让他们对基因编辑能做什么和不能做什么有一个理性的认识。当人们不了解一项技术时,衡量态度是很困难的。”

虽然CRISPR/Cas9等进步可能使基因编辑的可能性更近了一步,但许多疾病和性状是由复杂的遗传相互作用支撑的。即使是一个看似简单的特征,比如眼睛的颜色,也是由一系列不同的基因控制的。

为了决定基因编辑在我们的未来将扮演什么角色,科学和医学专业人员必须与公众携手合作。正如咨询小组立场声明的作者得出的结论:

“最终,这些辩论和参与将为框架提供信息,以实现技术的道德使用,同时禁止不道德的使用。”


89养生网,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基因编辑的伦理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