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健康的身体,需要时时的保养注意,学习外国人科学的健康生活方式,营养补充疗法。看看美国人、日本人、英国人、法国人是怎么进行健康养生的。
  • 如果您觉得本站对您有帮助,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89养生网吧!
  • 人人知道一个人人都知道的常识性问答网站

秃顶:我们离治愈还有多远?

健康 89xy 2周前 (10-11) 15次浏览

秃顶对一些人来说是衰老过程中被接受的一部分,对另一些人来说是痛苦的来源。脱发影响着数百万男女,然而尽管几十年的研究,仍然没有治愈的方法。我们离找到治疗秃顶的灵丹妙药还有多远?今日医学新闻:看看证据。

秃顶:我们离治愈还有多远?

在Pinterest上分享研究脱发的研究是基于几十年的研究。治疗秃顶的方法就在眼前吗?

雄激素性脱发——更常见的是男性型脱发和女性型脱发——是最常见的脱发类型,影响着美国约3000万女性和5000万男性。

在男性中,脱发从两鬓开始,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消退,形成“M”形。头发也往往在冠部变薄,并可能发展为部分或全部秃顶。在女性中,发际线不会后退,也很少导致完全秃顶,但头发通常会在整个头部变得更薄。

男性秃顶是遗传的,可能与男性性激素有关。男性脱发最早可以在青春期开始。它在35岁时影响到两个年龄段的男性,在50岁时影响到大约85%的男性。

女性型秃发的原因尚不清楚。然而,脱发最常见于绝经后的女性,这表明这种情况可能与女性激素减少有关。

由于雄激素性脱发影响了如此多的人,永久治愈不仅可以减轻相当一部分人的焦虑,而且对负责这项发现的制药公司来说也是经济上的优势。

毛发生长阶段,小型化

头发由毛囊(皮肤上固定每根头发的口袋)和毛干(头皮上可见的纤维)组成。在位于毛囊底部的毛球中,细胞分裂并生长产生毛干,毛干由一种叫做角蛋白的蛋白质制成。灯泡周围的乳头包含滋养毛囊的微小血管,并输送激素来调节头发的生长和结构。

秃顶:我们离治愈还有多远?

Pinterest上的Share
头发的生长是周期性的。毛囊产生毛发几年,然后进入休息模式几年。

毛囊和所有细胞一样,都有周期。周期的自然部分包括每天脱落大约50到100根头发。

每个毛囊产生毛发2到6年,然后休息几个月。当毛囊处于静止阶段时,头发会脱落。头皮上大约有100,000个毛囊,但是因为每个毛囊在不同的时间休息,而其他毛囊产生毛发,所以脱发通常是不明显的。当生长和脱落周期中断时,或者当毛囊消失并被疤痕组织替代时,会发生更明显的脱发。

科学家们现在明白,模式秃顶是通过一种被称为小型化的现象发生的。一些毛囊似乎对二氢睾酮(DHT)的作用在遗传上过于敏感,二氢睾酮是一种激素,在毛囊油腺中的酶的帮助下,由睾酮转化而来。

DHT与毛囊中的受体结合,使它们收缩,使它们逐渐变小。随着时间的推移,毛囊会产生更细的毛发,并且它们的生长时间比正常情况下要短。最终,毛囊不再产生毛发,使该区域秃顶。

现有的脱发疗法

目前,很少有可用的治疗选择来停止或逆转小型化。大多数脱发治疗只处理脱发,而不是永久的解决办法。

Share on Pinterest
Hair transplants are one of the most permanent fixes for hair loss. However, as with all current treatments, it has its limitations.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批准的唯一两种治疗脱发的药物是米诺地尔(落建)和非那雄胺(保法止)。

米诺地尔

米诺地尔用于图案秃顶是偶然发现的。米诺地尔被广泛用于治疗高血压,但研究人员发现,这种药物的副作用之一是在意想不到的地方长出头发。

米诺地尔洗液涂在头皮上,可以增加毛囊的血流量,从而增加营养。美国脱发协会表示,大多数专家都认为米诺地尔是“一种相对低效的抗脱发药物”

这种治疗对脱发的激素过程没有影响,它的好处是暂时的。如果停止使用,脱发还会继续。

非那雄胺

非那雄胺对毛发生长的副作用是在开发治疗前列腺肥大的药物时偶然发现的。

非那雄胺抑制II型5-α-还原酶,这是负责将睾酮转化为更有效的雄激素DHT的酶。据报道,服用该药物后,DHT水平降低了60%,这防止了易感卵泡受到激素的影响并恢复到正常大小。

这种治疗方法对女性不起作用,它的效果只在服用后持续。

度他雄胺

度他雄胺(Avodart)用于治疗前列腺肥大。尽管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尚未批准这种治疗脱发的药物,但医生有时会为男性脱发开出标签外的度他雄胺。

度他雄胺的作用与非那雄胺相似,但可能更有效。像非那雄胺一样,度他雄胺抑制II型5-α还原酶的活性。然而,度他雄胺另外抑制酶的I型。阻断这两种酶会进一步降低DHT,并降低毛囊受损的风险。

这种药物面临着与非那雄胺相同的限制,这意味着它只能在每天服用的情况下起作用,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可能会变得不那么有效。

这些疗法可能会减缓或防止进一步的脱发,并且可以刺激休眠但仍有活力的毛囊再生。然而,它们对已经变得不活跃的卵泡几乎不起作用。在脱发的早期使用它们会看到更好的效果。

毛发移植

毛发移植包括从后脑勺收集抗DHT的毛囊,并将其移植到秃顶区域。外科医生将移除含有少量毛发的微小皮肤栓塞,并将栓塞植入毛囊不活跃的地方。大约15%的毛发从毛囊中以单根毛发的形式出现,15%以四根或五根毛发为一组生长。

在手术结束时,这个人仍然会有同样多的头发——只是分布在头皮上更均匀。通过外科手术治疗脱发是痛苦而昂贵的。还有结疤和感染的风险。

低强度激光疗法

低强度激光治疗(LLLT)是光和热治疗的一种形式。LLLT被证明能刺激男性和女性的头发生长。研究人员假设,参与这一过程的主要机制是刺激毛囊中的表皮干细胞,并将毛囊移回周期的生长阶段。

新的脱发研究,管道治疗

现有的治疗脱发的药物效果有限,需要持续使用才能继续获得治疗的益处。

Share on Pinterest
Researchers have discovered the mechanisms that give rise to gray hair and baldness.

研究人员继续努力寻找治疗脱发的圣杯,试图更好地了解毛发生长周期是如何控制的。科学家们没有治疗脱发的症状,而是着眼于病因,这反过来可能会产生更少的副作用。最近,在脱发领域有许多发现,可能会导致新的有希望的治疗方法。

KROX20蛋白,SCF基因

达拉斯德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的研究人员发现了一种叫做KROX20的蛋白质,它能打开皮肤细胞,并告诉它们变成头发。此外,这些毛发前体细胞随后产生一种称为干细胞因子(SCF)的蛋白质,在毛发色素沉着中起着关键作用。

当小鼠毛发前体细胞中的SCF基因被删除时,它们长出了随着年龄增长而变白的灰色毛发。此外,当产生KROX20的细胞被去除时,毛发停止生长,小鼠变得秃顶。

“有了这些知识,我们希望在未来创造一种局部化合物或安全地将必要的基因输送到毛囊,以纠正这些美容问题,”德州大学西南医院皮肤科副教授陆乐博士说。

该团队未来的工作将侧重于发现KROX20和SCF基因是否停止正常功能并导致男性模式秃顶。

男性秃顶的遗传学基础

英国爱丁堡大学领导的一项研究发现了287个与男性秃发模式有关的基因区域。研究人员发现的许多基因与头发结构和发育有关。

“我们发现了数百种新的基因信号,”爱丁堡大学认知老化和认知流行病学中心的博士生萨斯基亚·哈格纳斯说。“有趣的是发现男性秃顶的许多遗传信号来自X染色体,这是男性从他们的母亲那里遗传的。”

该小组的发现不仅有助于预测男性经历严重脱发的可能性,而且还可以为治疗脱发的药物开发提供新的靶点。

缺陷免疫细胞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CSF)的研究人员报告说,一种叫做Tregs的免疫细胞的缺陷——通常与控制炎症有关——可能是另一种脱发的原因:斑秃。他们说Tregs也可能在男性秃顶中起作用。

在一个小鼠模型中,UCSF大学皮肤科助理教授迈克尔·罗森布鲁姆博士和他的同事发现,Tregs触发皮肤中的干细胞,从而促进头发健康。没有与Tregs的合作,干细胞无法再生毛囊,这导致脱发。

罗森布鲁姆教授解释说:“就好像皮肤干细胞和Tregs是共同进化的,所以Tregs不仅保护干细胞免受炎症,而且参与它们的再生工作。”“现在干细胞完全依靠特雷格人来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再生。”

JAK抑制剂

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医学中心(CUMC)的研究人员称,通过抑制位于毛囊中的Janus激酶(JAK)家族的酶,可以恢复头发的生长。

对小鼠和人类毛囊的测试表明,将JAK抑制剂直接应用于皮肤可以促进“快速而强健的毛发生长”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批准的两种JAK抑制药包括鲁索利替尼(用于治疗血液疾病)和托法替尼(用于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

在一项小型临床试验中,安吉拉·克里斯蒂亚诺博士——理查德和米尔德里德·罗德贝克皮肤病学教授兼CUMC大学遗传学和发育教授——报告说,用鲁索利替尼治疗中度至重度斑秃可使头发平均再生92%。

克里斯蒂安诺教授和他的团队计划扩大他们的研究,将JAK抑制剂在其他条件和秃顶模式中的测试包括在内。她补充说:“基于JAK抑制素在毛囊和免疫细胞中的作用机制,我们预计它将广泛用于多种形式的脱发。”。

干细胞

加州圣地亚哥桑福德-伯纳姆医学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开发了一种利用多能干细胞生成新头发的技术。这种方法将提供无限的细胞来源,而不限于将毛囊从头部的一部分移植到另一部分。

桑福德-伯恩汉姆大学发展、衰老和再生项目副教授阿列克谢·特斯基克博士及其合作者成功诱导人类多能干细胞成为真皮乳头细胞。

Terskikh教授说:“我们开发了一种方案来驱动人类多能干细胞分化为真皮乳头细胞,并证实了它们在移植到小鼠体内时诱导毛发生长的能力。”他们研究的下一步是“将来源于人类多能干细胞的人类真皮乳头细胞移植回人类受试者体内。”

尽管全球实验室在治疗秃顶方面取得了巨大进步,但研究仍在进行,对永久解决方案的等待仍在继续。


89养生网,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秃顶:我们离治愈还有多远?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