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健康的身体,需要时时的保养注意,学习外国人科学的健康生活方式,营养补充疗法。看看美国人、日本人、英国人、法国人是怎么进行健康养生的。
  • 如果您觉得本站对您有帮助,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89养生网吧!
  • 人人知道一个人人都知道的常识性问答网站

灵魂出窍:神经科学还是灵异?

健康 89xy 3周前 (10-09) 23次浏览

当你躺在睡眠中时,你的精神身体挣脱束缚,向上漂移,而你的物质外壳孤独地躺在下面的床上,只有一根脆弱的银色绳索连接着。你转过身,观察自己平静地睡着。这可能是灵魂的证据吗?会不会是死后有生命的证明?

灵魂出窍:神经科学还是灵异?

在Pinterest上分享
体外经历能教会我们什么?

关于体外经历的报告各不相同。有些只不过是一种转瞬即逝的感觉,即身体和思想已经变得松散,而另一些则讲述了远离人的身体漂浮并旅行到超凡脱俗的平原的故事。不管是哪种方式,出窍已经让人类着迷了几个世纪,进入了民间传说、精神信仰和神话。

例如,在19世纪,出窍成为浪漫主义文学运动的一个热门话题,不出所料,早期的心理学研究者们热切地讨论了它们。

“我突然好像分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存在。[……]其中一个人一动不动地坐在沙发上;另一个可以移动一小段距离,实际上可以看到沙发上一动不动的身体。”

精神研究学会杂志,1894年7月

根据调查,大约10%的人口至少经历过一次出窍——所以这肯定不仅仅是渴望永生或过度的想象力。

虽然,从历史上看,大多数对出窍的研究都来自于杂乱无章的科学边缘,但近年来它吸引了更多的关注。在本文中,我们将讨论其中的一些发现。

出窍发生在什么时候?

出窍证在各种情况下都有记载。这些可以分为两类:自发的和诱导的。

自发出窍

多种因素可能引发自发性出窍。其中包括:

睡眠
:据报道,自发出窍最常见于入睡前或醒来前。它们更可能发生在睡眠不太深的时候——例如,由于噪音、压力或疾病。

体力劳动
:据报道,在极端用力之后或过程中也会出现出窍现象。

濒死体验(NDEs)
:出窍体验有时会出现在“隧道尽头的光明”景象旁边。

据报道,在冥想、非致命事故、麻醉、催眠、分娩期间、窒息时、被枪击后、跳舞或说话时,或者一名36岁的警官所说的,在她工作的第一个晚上,还有其他自发的出窍。

“当我和另外三名警察停下车开始接近嫌疑犯时,我感到害怕。我迅速离开我的身体,飞到离现场大约20英尺的空中。我一直呆在那里,非常平静,看着整个过程——包括看着自己做自己被训练要做的事情。”

诱导出窍

从科学的角度来看,诱导出窍为出窍的物理基础提供了更诱人的一瞥。它们包括:

药物
:致幻药物,尤其是分离性致幻药物——如DMT、摇头丸、迷幻药和氯胺酮——可导致诱发出窍。

感官剥夺或超负荷
:要么感官信息太少(浮选槽或听白噪音),要么太多(折磨)也能引发。

强大的重力
:飞行员和宇航员偶尔会经历OBEs。例如,当遇到极端的重力时,血液会从大脑的某些部分部分排出。这似乎有能力诱导出窍。

在这种情况下,出体是作为一种被称为“重力引起的意识丧失”的现象的一部分发生的。这次经历中更超现实的部分不是大多数飞行员自由讨论的,但有些人给出了生动的描述。

“我在那里。但是我,好像,不在那里。我在漂浮。我从自己的外部看着自己。”

Dan Fulgham上校

不仅仅是极端重力会在飞行员身上引发出窍。即使在标准飞行中,飞行员也能忍受奇怪的感官体验,这种体验统称为空间定向障碍(SD)。在一个特殊的可持续发展事件中,被称为“中断现象”,飞行员可能会觉得好像他们坐在机翼上,看着自己驾驶飞机。

可持续发展被认为是导致航空事故的最常见因素之一。疲劳、压力、药物、光线不足、感觉超负荷或剥夺都是潜在的相关因素。

验证真实的感知

出窍术最有争议的方面可能是真实感知,这是一种声称,在出窍术中,观察者能够真正地从他们的身体中漂浮出来,目睹他们原本看不到的东西或人。

一个众所周知的例子是帕姆·雷诺兹的例子,他是一名脑部手术患者,接受了一次高度侵入性的手术,切除了一个脑肿瘤。

Share on Pinterest
Can OBEs be pinned down by research into NDEs?

手术后,雷诺兹能够描述手术过程中她临床死亡时发生的一些情况。她声称在出窍时勘察了现场。

尽管质疑声不绝于耳,但来世的支持者们已经多次将这个故事作为超脱肉体能力的“证据”。

其中一些故事耐人寻味,引人入胜。但在现阶段,它们只不过是无法证实的故事。

2014年的一项名为复苏过程中的意识(AWARE)的研究是第一次针对NDEs的大规模严肃调查。该研究探讨了出窍期间真实感知的可能性。

这项研究涉及多家医院和数百次对心脏骤停幸存者的采访。为了调查是否有任何人真正漂浮在自己上方并观察他们的周围,研究人员将照片放在只能从上方看到的架子上。这样,他们可以测试经历出窍的人是否真的可以离开他们的身体。

虽然在研究过程中只有两个真实的出窍,但两者都不能准确地将架子上的图像联系起来。我们急切地等待着下一个阶段,即第二阶段。正如作者所写,“在1000多个受监控的案例中,另一个真实的回忆是真实的可能性,谁知道呢,永远难以捉摸的视觉回忆可能还会被发现。”

直接大脑刺激

1955年,加拿大神经外科医生怀尔德·潘菲尔德对癫痫患者的大脑进行了电刺激。有一次,他刺激了一个病人的右颞叶,病人惊呼:“天啊!我要离开我的身体。”

Share on Pinterest
The temporoparietal junction (shown here in red).

2002年,一个瑞士小组也在研究癫痫患者,通过患者的右角回传递微弱的电流,右角回是顶叶和颞叶的交汇处。这个区域也被称为颞顶连接。

病人转述了一种“从高处坠落”的感觉当他们增加电流时,她说:“我看到自己躺在床上,从上面看,但我只看到我的腿和下躯干。”

我们的大脑在将我们固定在现实中方面做得如此出色,以至于我们经常忘记别针是一种幻觉,因此有时会被摇松。参与瑞士实验的科学家之一布兰克认为,“出窍与在颞顶叶连接处(TPJ)未能整合自身身体的多感官信息有关。”

在布兰克进行的另一项研究中,他和他的团队研究了六名脑部病变导致他们偶尔出现出窍的神经系统患者。他们发现“所有五个可以进行病变分析的病人都涉及角回。”

颞顶关节是干什么的?

最新的研究将OBEs直接定位于TPJ法院。那么,我们对大脑的这个区域了解多少?

TPJ是一个汇集各种信息的地区。它是活动的中枢,输入来自丘脑(传递感觉信息)和边缘系统(在情绪和记忆中很重要)。它还从视觉、听觉和体感(身体感觉)系统获取数据。

TPJ综合了来自外部环境和身体内部的信息。它被认为在精灵和其他精灵的区别中扮演了一个角色,这使得TPJ成为出窍者席位的主要竞争者。

为什么出窍会发生在健康的人身上仍然是个谜。但也许从生理上来说,这种幻觉并不比我们在大步前进时所采用的许多其他思维技巧更重要,比如似曾相识。出窍的不同之处在于,它们攻击我们的自我意识,这是我们珍视却认为理所当然的东西。

有那么一瞬间,我们感到飘渺——我们感觉好像我们不是一体,感觉到我们脆弱的短暂本性。当然,我们的个性、情感、记忆和欲望都只不过是能量水平的高峰和低谷以及化学物质的激增。我们知道这一点,但我们的大脑通常不允许我们感受到它。

我们都从外部看到了自己,在照片和镜子等媒介中。我们都从上面看过房间,在脑海中编织过童话。因此,想象我们的大脑可以制造出窍并将其作为短暂的现实呈现给我们并不是一种推动。

我们的大脑在向我们隐瞒真相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我们觉得自己好像是一个坚实、单一的实体,我们的思想和身体结合在一起,安全地处于它们应有的位置,是宇宙中的一块巨石。出窍术解开了这种自我意识,证明我们毕竟只是一种熟练的神经幻觉。


89养生网,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灵魂出窍:神经科学还是灵异?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