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健康的身体,需要时时的保养注意,学习外国人科学的健康生活方式,营养补充疗法。看看美国人、日本人、英国人、法国人是怎么进行健康养生的。
  • 如果您觉得本站对您有帮助,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89养生网吧!
  • 人人知道一个人人都知道的常识性问答网站

科学家驳斥关于单身的说法。抑郁症基因。

健康 89xy 4周前 (10-02) 24次浏览

在完成了一项巨大的研究后,科学家们驳回了关于单个基因变体,甚至是其中一小部分,可以决定抑郁症易感性的说法。相反,他们认为抑郁症的任何遗传风险都可能来自大量的变异,每种变异都有一点点影响。

科学家驳斥关于单身的说法。抑郁症基因。

一组科学家揭穿了抑郁症的“候选基因假说”。

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CU Boulder)的研究人员回顾了过去25年来的数百项研究,这些研究挑出了抑郁症的“候选基因”。他们发现,在以前的研究中,18个这样的基因至少出现了10次。

然后,使用来自数十万人的数据,他们表明18个候选基因对抑郁症的影响并不比他们随机挑选的基因更强。

在《美国精神病学杂志》的一篇论文中,该团队得出结论认为,关于“抑郁症候选基因”的早期理论是错误的,识别它们的研究可能只会产生“假阳性”。

这些发现打消了这样的想法,即人们将很快能够进行一项测试,以确定一些抑郁基因,然后这只是药物开发商生产针对他们的新药的问题。

“这项研究,”第一项研究的作者理查德·博德说,他是博尔德大学行为遗传学研究所的研究员和研究生,“证实了寻找决定抑郁症的一个或几个基因的努力注定要失败。”

候选基因假说与抑郁症

该大学心理学和神经科学副教授、资深研究作者马修·C·凯勒博士补充说,从事遗传学领域工作的科学家多年前拒绝了“候选基因假说”。

与此同时,他补充说,包括心理学在内的其他领域也在继续追求“抑郁基因”的想法,并且似乎找到了支持它的证据。

例如,18个“历史性候选抑郁症基因”之一是SLC6A4
,它编码一种与大脑中血清素的运输和再循环有关的蛋白质。

大约20年前,研究人员提出,拥有一种特殊的、更短的SLC6A4变体
可能会使人们面临更大的抑郁风险,尤其是如果他们在童年时期经历过创伤的话。

凯勒博士解释说,将候选基因与抑郁症联系起来的证据通常来自样本量太小的研究。他把它比作安徒生的“皇帝的新衣”的故事

“那里什么都没有,”他补充道,“我希望这是这类研究的最后一颗钉子。”

感到悲伤、孤独或沮丧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尤其是在高度紧张或失落的时候。然而,抑郁症是一种精神疾病,其中这些症状和其他症状是严重和持久的。

抑郁症有许多形式,虽然每种形式都有自己的症状模式,但也有一些相似之处。

重度抑郁症是最常见的抑郁症类型。症状可能非常严重,以至于人们无法工作、学习和社交。

在美国,抑郁症是15-44岁人群残疾的主要原因。2016年,美国约有1610万成年人在过去12个月中至少患有一次重度抑郁症。

数据来自非常大的样本

凯勒博士和他的团队分析了“来自基于人群和病例对照的大样本数据”,这些数据从不少于6万到超过40万人不等,总计超过62万人。这些数据来自23andMe、英国生物银行和精神病学基因组联盟等来源。

研究人员寻找18种抑郁症候选基因中的任何一种与抑郁症之间的联系,以及与抑郁症和环境因素(如“童年时期的性虐待或身体虐待、社会经济逆境”)的联系。

然而,他们写道,“没有发现任何候选基因的明确证据”,无论是抑郁症还是与环境因素相关的抑郁症。”

“研究结果,”作者总结道,“不支持以前的抑郁症候选基因发现,其中大的遗传效应经常在比这里检查的样本小几个数量级的样本中报告。”

凯勒博士和他的团队强调,他们并不是建议研究人员停止寻找基因和抑郁症之间的联系。

他们所说的是,基因和抑郁症之间的关系并不像许多早期研究声称的那样简单。

对阿尔茨海默氏症和癌症等疾病风险的研究可以揭示与单个基因变体的密切联系,对这些基因变体的测试对于筛选和选择治疗方案具有医学用途。

然而,更有可能的是,对抑郁症遗传风险的预测将涉及“多基因分数”,该分数考虑了大量基因的影响。

“我们并不是说抑郁症完全不能遗传。是的。我们要说的是,抑郁症受许多、许多变异体的影响,而这些变异体中的每一个个体都有微小的影响。”

马修·凯勒博士


89养生网,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科学家驳斥关于单身的说法。抑郁症基因。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