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蝠身上发现独特的新流感病毒

《每日邮报》称:“我们曾患过禽流感和猪流感,现在科学家们发现了蝙蝠流感。”该报报道称,这种病毒“如果与更常见的流感混合,可能会对人类构成威胁”。

根据在美国中部的危地马拉捕获的果蝠中发现a型流感病毒的新研究,这封邮件引起了对飞行哺乳动物的关注。在蝙蝠身上的发现是新的,因为这种病毒通常是在有翼鸟类身上发现的,而不是在有翼哺乳动物身上。

研究人员收集了16种不同拉丁美洲物种的316只蝙蝠。在三种黄肩蝠中发现了流感病毒,这是一种常见于中南美洲的食用水果的蝙蝠。在分析了蝙蝠流感病毒的遗传密码后,科学家们得出结论,它包含的片段与在已知的甲型流感病毒中发现的片段明显不同。他们还发现蝙蝠f lu病毒的某些方面可以在实验室中生长的人类肺细胞中发挥作用。这使他们得出结论,这种病毒有可能与人类流感病毒混合,在极少数情况下,这可能导致产生一种新的流感病毒株,这种病毒株能够引起流感大流行、禽流感或猪流感。

尽管有这样的警告,科学家们仍未能在鸡蛋或人体细胞中培养出新的蝙蝠病毒,这在现有的流感病毒株中是可能的。这表明感染人类的直接风险很小。这项研究并没有高度重视对人类健康的威胁,而是完全指导了进一步的研究,这些研究可能会提高对未来潜在的大流行性流感对人类威胁的认识。

这个故事来自哪里?

这项研究是由亚特兰大和危地马拉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研究人员进行的,由该机构的全球疾病检测项目资助。

这项研究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同行评议的科学杂志《学报》上。

这个故事出现在几个新闻网站和每日邮报上。报纸在其标题中暗示蝙蝠流感“可能对人类构成威胁”。虽然包含“可能”一词使这成为一个公平的说法,但文章并没有明确指出对人类的直接风险非常低。一般来说,这篇文章的基调强调了病毒的潜在风险。它说,如果人们食用含有病毒痕迹的食物,就有可能传染给人类。同样,这种情况发生的风险似乎很低。

这是什么样的研究?

这项研究是一项实验室研究,旨在研究在危地马拉捕获的蝙蝠中发现的一种a型流感病毒的基因。最初,作为狂犬病研究的一部分,对蝙蝠进行了检查,发现蝙蝠能够携带某种形式的流感病毒。

顾名思义,新的大流行性流感毒株,如备受关注的禽流感和猪流感毒株,通常源于动物,通常是水禽和猪。通常,非人类流感毒株不会对原宿主造成严重伤害,例如,禽流感不会导致大多数鸟类死亡,人类流感通常不会对健康人造成致命伤害。然而,动物流感毒株有可能与人类毒株交换遗传物质,产生一种能够感染和伤害人类的新病毒毒株。正是遗传物质的混合和这些新病毒的产生代表了新流感大流行的主要危险。

研究人员表示,在流感病毒传播到人类之前,在动物宿主中对其进行早期检测、定性和风险评估,对于保护公众健康是“至关重要的”。

这项研究涉及什么?

在两年的时间里,研究人员从危地马拉南部八个地方的21个不同物种中收集了316只蝙蝠。

研究人员擦洗蝙蝠的底部,以收集任何甲型流感病毒的痕迹。在实验室里,用标准的分子生物学技术对这些拭子进行了流感遗传物质的检测。从蝙蝠的嘴、肺、肠、肺和肾中提取的组织样本也进行了流感病毒检测。

研究人员随后检查了在蝙蝠身上检测到的病毒物质的遗传密码,并观察了它们与之前被解码的其他流感病毒的相似性。

为了证明蝙蝠病毒可以在人类细胞中发挥作用的“理论证据”,科学家们创造了一种迷你版本的流感病毒“遗传物质”。他们在实验室里把这个放入人类的肺细胞中,评估蝙蝠病毒的某些功能是否可以在人类细胞中实现。

研究人员试图在各种哺乳动物细胞(包括蝙蝠细胞和实验室培养的人类肺细胞)中培养病毒株,以研究病毒株对这些不同类型细胞的传染性。

基本结果是什么?

316只蝙蝠中的三只从它们的拭子中检测出甲型流感病毒呈阳性。这三个样本都是从黄肩蝠身上采集的,这是一种食果蝙蝠,在中南美洲随处可见。

在这三只蝙蝠中,从pver、肠、肺和肾组织提取的所有进一步的样本都被检测出流感病毒遗传物质呈阳性。

研究人员发现,病毒内部的一个特定基因序列,包含了制造一种极其重要的流感蛋白——血凝素的编码,显示了与先前文献记载的病毒株的不同。在其中一只蝙蝠身上,编码第二种至关重要的流感蛋白——神经氨酸酶的遗传物质显示出与其他已知流感病毒的“非凡”差异。

在甲型流感病毒中,每种病毒表面的血凝素(h)和神经氨酸酶(n)蛋白的形式为其命名和分类提供了主要依据。例如,在最近的猪流感爆发中发现的这些蛋白质的组合意味着它被称为h1n1,而最近的禽流感恐慌是由一种被称为h5n1的病毒引起的。有许多甲型流感病毒亚型组合在野生动物中传播。在这项研究中,样本中发现的h蛋白与其他类型的流感大不相同,作者称它可以被归类为一种新的亚型,他们称之为“h17”。在其中一个样本中,研究人员称他们无法对其n型进行分类,因为有如此多不同寻常的n蛋白。

科学家报告说,试图在实验室的人类细胞和鸡胚中培养病毒的努力没有成功。这表明viru s不同于其他已知的病毒,它们可以在这些条件下生长。

研究人员证明了蝙蝠流感病毒的某些功能有可能在实验室培养的人类肺细胞中发挥作用。

研究人员如何解释这些结果?

研究人员的结论是,“尽管蝙蝠病毒与已知的流感病毒有所不同,但在人类细胞中,蝙蝠病毒与人类流感病毒的基因交换是相容的”。这使他们认为蝙蝠病毒有可能与现有的人类流感病毒混合,产生一种“新的大流行”病毒,对人类健康构成威胁。

结论

这项对危地马拉三种果蝠中流感病毒a的遗传物质的研究为那些参与流感研究和大流行意识的人提供了重要的新信息。此前,非人类流感病毒株被认为主要局限于鸟类和猪,但这项研究认为,鉴于罕见事件的正确顺序,蝙蝠也有可能携带可能威胁人类的流感病毒。这项研究提供的意识可能会让我们更好地理解蝙蝠流感在未来给人类带来的潜在风险。

解释研究结果时,应考虑以下几点:

值得注意的是,研究人员在蝙蝠流感病毒中发现了一个新的基因片段,它不同于其他流感病毒序列。他们还没有在蝙蝠身上发现一种能够感染人类的全新病毒,因此对人类的直接威胁非常小。

到目前为止,科学家还不能在鸡蛋或人体细胞中培养出蝙蝠流感病毒,这在所有其他常见的流感病毒株中都是可能的。鉴于他们曾积极尝试培养这种病毒,但失败了,这也表明感染和伤害人类的直接风险很小。

作者和媒体警告说,未来的潜在威胁是,新的蝙蝠病毒遗传物质可能与其他流感病毒株混合,产生一种能够感染和危害人类的新病毒株,即pke猪流感和禽流感。迄今为止,没有证据表明这种情况已经发生,因此没有理由立即担忧。

危地马拉的果蝠不咬人,所以蝙蝠病毒直接传播给人类是不可能的。一个建议的病毒传播途径是,如果蝙蝠粪便污染了人们食用的食物。这可能会让蝙蝠流感和人类流感基因物质混合,潜在地创造出一种新的能够爆发大流行的菌株。

这项研究没有提供任何证据来支持或反驳这种说法,即如果有人现在感染了蝙蝠病毒,那将是有害的,而且目前还不知道这种蝙蝠病毒株引起大流行的风险。然而,一系列罕见的事件需要按顺序发生,大流行才会发生。尽管这种情况很罕见,但在包括猪流感和禽流感在内的其他大流行性流感病毒株中,这种情况以前也曾发生过,尽管这些物种的最初传播通常是通过与pvestock的持续密切接触发生的,例如在家中饲养的鸡的粪便中睡觉。

在发现这种新形式的流感后,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等机构肯定会进一步探索,它们会向世界卫生组织及其流感监测小组报告任何风险证据,这些小组会不断监测和评估任何潜在的流感威胁。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蝙蝠身上发现独特的新流感病毒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